正版adc影院狼友污

逆天冷看到宋震在审视着自己,不由也同样审视着宋震。逆天冷一直都有些意外,印象中这个两色眉毛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喜欢修炼的主,整日被几个丫头围着,没事就往修仙坊跑,在仙学城时是,进入内门除了被赶出山门的那几年回来后还是,像他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战胜蓦渊那样的存在。逆天冷一直都没能理解。

最后心里一横,干脆找机会和他斗上一斗,不就什么都清楚了,这段时间,自己正琢磨寻找机会呢,估计是天随人愿吧。自己竟然恰好和他分到一组,为此逆天冷高兴了好一阵子。还特意为自己弄了数十种灵果佳肴,美美的喝了一壶仙酒。

能够解开心中的好奇,真是你一件快乐的事,逆天冷一直这样认为。自己的这个爱好估计是遗传,父亲逆通升入地仙四重境时就告诉过自己,好奇有时候是件好事,总是让你获得许多以外的收获,不过他也说,太过好奇,有时候是在自找麻烦。父亲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好奇的人,所以得到了很多机缘奇遇,也因此顺利升入了第四重地仙境。

逆天冷发现对面的宋震身外虽然散发着筑基期的灵气,但其头上静静闪耀的一把黑尺却通体闪烁着一层极其诡异的色彩。看到那种色彩,一股莫名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诡异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似乎透过了自己的身躯,向身后无限遥远的地方继续射去。那把黑尺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宝物,估计这小子战胜蓦渊凭的就是这把黑尺。

逆天冷看到宋震头上的黑尺,突然豁然开朗,多日来缠绕心头的谜似乎立刻得到了答案。答案虽然解了,但是那把黑尺真是诱人,逆天冷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抢夺别人的宝物。在自己储物袋中现在就有许许多多自己暗中诛杀一些弟子抢来的宝物,不过和对方的黑尺比起来,显然都是垃圾。

逆天冷越看那把黑尺越喜欢,手里的翠色笔杆玩弄得越加迅速了。

两个人你审视着我,我注视着你,一直静默的对视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咦!他们在干什么?”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好奇地问身边人。

“都摸不清对方的实力吧!”有人推测道。

“喂!快打呀!”一个角落传来一声呼喊!

“对!快呀!”

虎牙美女夏日里的呢喃图片笑嫣如花

“别浪费时间!快打呀!”

周围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地催促着。

然而,两个人根本不为所动,似乎周围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他们是不都傻了,怎么都不动呢?”

“你才傻了呢,你看逆天冷的殷芒翠笔不还在转么?”

“哦!是啊,可他们这是干嘛,不是就这样站下去吧,可别像上次站好几个夜晚呢!那次回去没把我累死!”

周围数百万人呼喊的同时,传来阵阵骚乱和议论的声音。

就在周围呼喊声中,细心地人慢慢发现了二人开始移动了,但是很慢很慢,似乎肉眼根本感觉不到。看似二人依旧那样站着,但是他们所站的方位在细微的变化着,皆是顺时针围着修炼场在动。

try{d1('gad2');} catch(ex){} 逆天冷看到宋震在审视着自己,不由也同样审视着宋震。逆天冷一直都有些意外,印象中这个两色眉毛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喜欢修炼的主,整日被几个丫头围着,没事就往修仙坊跑,在仙学城时是,进入内门除了被赶出山门的那几年回来后还是,像他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战胜蓦渊那样的存在。逆天冷一直都没能理解。

最后心里一横,干脆找机会和他斗上一斗,不就什么都清楚了,这段时间,自己正琢磨寻找机会呢,估计是天随人愿吧。自己竟然恰好和他分到一组,为此逆天冷高兴了好一阵子。还特意为自己弄了数十种灵果佳肴,美美的喝了一壶仙酒。

能够解开心中的好奇,真是你一件快乐的事,逆天冷一直这样认为。自己的这个爱好估计是遗传,父亲逆通升入地仙四重境时就告诉过自己,好奇有时候是件好事,总是让你获得许多以外的收获,不过他也说,太过好奇,有时候是在自找麻烦。父亲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好奇的人,所以得到了很多机缘奇遇,也因此顺利升入了第四重地仙境。

逆天冷发现对面的宋震身外虽然散发着筑基期的灵气,但其头上静静闪耀的一把黑尺却通体闪烁着一层极其诡异的色彩。看到那种色彩,一股莫名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诡异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似乎透过了自己的身躯,向身后无限遥远的地方继续射去。那把黑尺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宝物,估计这小子战胜蓦渊凭的就是这把黑尺。

逆天冷看到宋震头上的黑尺,突然豁然开朗,多日来缠绕心头的谜似乎立刻得到了答案。答案虽然解了,但是那把黑尺真是诱人,逆天冷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抢夺别人的宝物。在自己储物袋中现在就有许许多多自己暗中诛杀一些弟子抢来的宝物,不过和对方的黑尺比起来,显然都是垃圾。

逆天冷越看那把黑尺越喜欢,手里的翠色笔杆玩弄得越加迅速了。

两个人你审视着我,我注视着你,一直静默的对视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咦!他们在干什么?”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好奇地问身边人。

“都摸不清对方的实力吧!”有人推测道。

“喂!快打呀!”一个角落传来一声呼喊!

“对!快呀!”

“别浪费时间!快打呀!”

周围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地催促着。

然而,两个人根本不为所动,似乎周围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他们是不都傻了,怎么都不动呢?”

“你才傻了呢,你看逆天冷的殷芒翠笔不还在转么?”

“哦!是啊,可他们这是干嘛,不是就这样站下去吧,可别像上次站好几个夜晚呢!那次回去没把我累死!”

周围数百万人呼喊的同时,传来阵阵骚乱和议论的声音。

就在周围呼喊声中,细心地人慢慢发现了二人开始移动了,但是很慢很慢,似乎肉眼根本感觉不到。看似二人依旧那样站着,但是他们所站的方位在细微的变化着,皆是顺时针围着修炼场在动。

try{d1('gad2');} catch(ex){}

逆天冷看到宋震在审视着自己,不由也同样审视着宋震。逆天冷一直都有些意外,印象中这个两色眉毛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喜欢修炼的主,整日被几个丫头围着,没事就往修仙坊跑,在仙学城时是,进入内门除了被赶出山门的那几年回来后还是,像他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战胜蓦渊那样的存在。逆天冷一直都没能理解。

最后心里一横,干脆找机会和他斗上一斗,不就什么都清楚了,这段时间,自己正琢磨寻找机会呢,估计是天随人愿吧。自己竟然恰好和他分到一组,为此逆天冷高兴了好一阵子。还特意为自己弄了数十种灵果佳肴,美美的喝了一壶仙酒。

能够解开心中的好奇,真是你一件快乐的事,逆天冷一直这样认为。自己的这个爱好估计是遗传,父亲逆通升入地仙四重境时就告诉过自己,好奇有时候是件好事,总是让你获得许多以外的收获,不过他也说,太过好奇,有时候是在自找麻烦。父亲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好奇的人,所以得到了很多机缘奇遇,也因此顺利升入了第四重地仙境。

逆天冷发现对面的宋震身外虽然散发着筑基期的灵气,但其头上静静闪耀的一把黑尺却通体闪烁着一层极其诡异的色彩。看到那种色彩,一股莫名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诡异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似乎透过了自己的身躯,向身后无限遥远的地方继续射去。那把黑尺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宝物,估计这小子战胜蓦渊凭的就是这把黑尺。

逆天冷看到宋震头上的黑尺,突然豁然开朗,多日来缠绕心头的谜似乎立刻得到了答案。答案虽然解了,但是那把黑尺真是诱人,逆天冷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抢夺别人的宝物。在自己储物袋中现在就有许许多多自己暗中诛杀一些弟子抢来的宝物,不过和对方的黑尺比起来,显然都是垃圾。

逆天冷越看那把黑尺越喜欢,手里的翠色笔杆玩弄得越加迅速了。

两个人你审视着我,我注视着你,一直静默的对视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咦!他们在干什么?”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好奇地问身边人。

“都摸不清对方的实力吧!”有人推测道。

“喂!快打呀!”一个角落传来一声呼喊!

“对!快呀!”

“别浪费时间!快打呀!”

周围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地催促着。

然而,两个人根本不为所动,似乎周围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他们是不都傻了,怎么都不动呢?”

“你才傻了呢,你看逆天冷的殷芒翠笔不还在转么?”

“哦!是啊,可他们这是干嘛,不是就这样站下去吧,可别像上次站好几个夜晚呢!那次回去没把我累死!”

周围数百万人呼喊的同时,传来阵阵骚乱和议论的声音。

就在周围呼喊声中,细心地人慢慢发现了二人开始移动了,但是很慢很慢,似乎肉眼根本感觉不到。看似二人依旧那样站着,但是他们所站的方位在细微的变化着,皆是顺时针围着修炼场在动。

try{d1('gad2');} catch(ex){}

逆天冷看到宋震在审视着自己,不由也同样审视着宋震。逆天冷一直都有些意外,印象中这个两色眉毛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喜欢修炼的主,整日被几个丫头围着,没事就往修仙坊跑,在仙学城时是,进入内门除了被赶出山门的那几年回来后还是,像他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战胜蓦渊那样的存在。逆天冷一直都没能理解。

最后心里一横,干脆找机会和他斗上一斗,不就什么都清楚了,这段时间,自己正琢磨寻找机会呢,估计是天随人愿吧。自己竟然恰好和他分到一组,为此逆天冷高兴了好一阵子。还特意为自己弄了数十种灵果佳肴,美美的喝了一壶仙酒。

能够解开心中的好奇,真是你一件快乐的事,逆天冷一直这样认为。自己的这个爱好估计是遗传,父亲逆通升入地仙四重境时就告诉过自己,好奇有时候是件好事,总是让你获得许多以外的收获,不过他也说,太过好奇,有时候是在自找麻烦。父亲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好奇的人,所以得到了很多机缘奇遇,也因此顺利升入了第四重地仙境。

逆天冷发现对面的宋震身外虽然散发着筑基期的灵气,但其头上静静闪耀的一把黑尺却通体闪烁着一层极其诡异的色彩。看到那种色彩,一股莫名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诡异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似乎透过了自己的身躯,向身后无限遥远的地方继续射去。那把黑尺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宝物,估计这小子战胜蓦渊凭的就是这把黑尺。

逆天冷看到宋震头上的黑尺,突然豁然开朗,多日来缠绕心头的谜似乎立刻得到了答案。答案虽然解了,但是那把黑尺真是诱人,逆天冷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抢夺别人的宝物。在自己储物袋中现在就有许许多多自己暗中诛杀一些弟子抢来的宝物,不过和对方的黑尺比起来,显然都是垃圾。

逆天冷越看那把黑尺越喜欢,手里的翠色笔杆玩弄得越加迅速了。

两个人你审视着我,我注视着你,一直静默的对视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咦!他们在干什么?”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好奇地问身边人。

“都摸不清对方的实力吧!”有人推测道。

“喂!快打呀!”一个角落传来一声呼喊!

“对!快呀!”

“别浪费时间!快打呀!”

周围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地催促着。

然而,两个人根本不为所动,似乎周围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他们是不都傻了,怎么都不动呢?”

“你才傻了呢,你看逆天冷的殷芒翠笔不还在转么?”

“哦!是啊,可他们这是干嘛,不是就这样站下去吧,可别像上次站好几个夜晚呢!那次回去没把我累死!”

周围数百万人呼喊的同时,传来阵阵骚乱和议论的声音。

就在周围呼喊声中,细心地人慢慢发现了二人开始移动了,但是很慢很慢,似乎肉眼根本感觉不到。看似二人依旧那样站着,但是他们所站的方位在细微的变化着,皆是顺时针围着修炼场在动。

try{d1('gad2');} catch(ex){}

逆天冷看到宋震在审视着自己,不由也同样审视着宋震。逆天冷一直都有些意外,印象中这个两色眉毛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喜欢修炼的主,整日被几个丫头围着,没事就往修仙坊跑,在仙学城时是,进入内门除了被赶出山门的那几年回来后还是,像他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战胜蓦渊那样的存在。逆天冷一直都没能理解。

最后心里一横,干脆找机会和他斗上一斗,不就什么都清楚了,这段时间,自己正琢磨寻找机会呢,估计是天随人愿吧。自己竟然恰好和他分到一组,为此逆天冷高兴了好一阵子。还特意为自己弄了数十种灵果佳肴,美美的喝了一壶仙酒。

能够解开心中的好奇,真是你一件快乐的事,逆天冷一直这样认为。自己的这个爱好估计是遗传,父亲逆通升入地仙四重境时就告诉过自己,好奇有时候是件好事,总是让你获得许多以外的收获,不过他也说,太过好奇,有时候是在自找麻烦。父亲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好奇的人,所以得到了很多机缘奇遇,也因此顺利升入了第四重地仙境。

逆天冷发现对面的宋震身外虽然散发着筑基期的灵气,但其头上静静闪耀的一把黑尺却通体闪烁着一层极其诡异的色彩。看到那种色彩,一股莫名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诡异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似乎透过了自己的身躯,向身后无限遥远的地方继续射去。那把黑尺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宝物,估计这小子战胜蓦渊凭的就是这把黑尺。

逆天冷看到宋震头上的黑尺,突然豁然开朗,多日来缠绕心头的谜似乎立刻得到了答案。答案虽然解了,但是那把黑尺真是诱人,逆天冷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抢夺别人的宝物。在自己储物袋中现在就有许许多多自己暗中诛杀一些弟子抢来的宝物,不过和对方的黑尺比起来,显然都是垃圾。

逆天冷越看那把黑尺越喜欢,手里的翠色笔杆玩弄得越加迅速了。

两个人你审视着我,我注视着你,一直静默的对视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咦!他们在干什么?”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好奇地问身边人。

“都摸不清对方的实力吧!”有人推测道。

“喂!快打呀!”一个角落传来一声呼喊!

“对!快呀!”

“别浪费时间!快打呀!”

周围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地催促着。

然而,两个人根本不为所动,似乎周围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他们是不都傻了,怎么都不动呢?”

“你才傻了呢,你看逆天冷的殷芒翠笔不还在转么?”

“哦!是啊,可他们这是干嘛,不是就这样站下去吧,可别像上次站好几个夜晚呢!那次回去没把我累死!”

周围数百万人呼喊的同时,传来阵阵骚乱和议论的声音。

就在周围呼喊声中,细心地人慢慢发现了二人开始移动了,但是很慢很慢,似乎肉眼根本感觉不到。看似二人依旧那样站着,但是他们所站的方位在细微的变化着,皆是顺时针围着修炼场在动。

try{d1('gad2');} catch(ex){}

逆天冷看到宋震在审视着自己,不由也同样审视着宋震。逆天冷一直都有些意外,印象中这个两色眉毛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喜欢修炼的主,整日被几个丫头围着,没事就往修仙坊跑,在仙学城时是,进入内门除了被赶出山门的那几年回来后还是,像他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战胜蓦渊那样的存在。逆天冷一直都没能理解。

最后心里一横,干脆找机会和他斗上一斗,不就什么都清楚了,这段时间,自己正琢磨寻找机会呢,估计是天随人愿吧。自己竟然恰好和他分到一组,为此逆天冷高兴了好一阵子。还特意为自己弄了数十种灵果佳肴,美美的喝了一壶仙酒。

能够解开心中的好奇,真是你一件快乐的事,逆天冷一直这样认为。自己的这个爱好估计是遗传,父亲逆通升入地仙四重境时就告诉过自己,好奇有时候是件好事,总是让你获得许多以外的收获,不过他也说,太过好奇,有时候是在自找麻烦。父亲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好奇的人,所以得到了很多机缘奇遇,也因此顺利升入了第四重地仙境。

逆天冷发现对面的宋震身外虽然散发着筑基期的灵气,但其头上静静闪耀的一把黑尺却通体闪烁着一层极其诡异的色彩。看到那种色彩,一股莫名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诡异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似乎透过了自己的身躯,向身后无限遥远的地方继续射去。那把黑尺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宝物,估计这小子战胜蓦渊凭的就是这把黑尺。

逆天冷看到宋震头上的黑尺,突然豁然开朗,多日来缠绕心头的谜似乎立刻得到了答案。答案虽然解了,但是那把黑尺真是诱人,逆天冷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抢夺别人的宝物。在自己储物袋中现在就有许许多多自己暗中诛杀一些弟子抢来的宝物,不过和对方的黑尺比起来,显然都是垃圾。

逆天冷越看那把黑尺越喜欢,手里的翠色笔杆玩弄得越加迅速了。

两个人你审视着我,我注视着你,一直静默的对视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咦!他们在干什么?”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好奇地问身边人。

“都摸不清对方的实力吧!”有人推测道。

“喂!快打呀!”一个角落传来一声呼喊!

“对!快呀!”

“别浪费时间!快打呀!”

周围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地催促着。

然而,两个人根本不为所动,似乎周围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他们是不都傻了,怎么都不动呢?”

“你才傻了呢,你看逆天冷的殷芒翠笔不还在转么?”

“哦!是啊,可他们这是干嘛,不是就这样站下去吧,可别像上次站好几个夜晚呢!那次回去没把我累死!”

周围数百万人呼喊的同时,传来阵阵骚乱和议论的声音。

就在周围呼喊声中,细心地人慢慢发现了二人开始移动了,但是很慢很慢,似乎肉眼根本感觉不到。看似二人依旧那样站着,但是他们所站的方位在细微的变化着,皆是顺时针围着修炼场在动。

try{d1('gad2');} catch(ex){}

逆天冷看到宋震在审视着自己,不由也同样审视着宋震。逆天冷一直都有些意外,印象中这个两色眉毛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喜欢修炼的主,整日被几个丫头围着,没事就往修仙坊跑,在仙学城时是,进入内门除了被赶出山门的那几年回来后还是,像他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战胜蓦渊那样的存在。逆天冷一直都没能理解。

最后心里一横,干脆找机会和他斗上一斗,不就什么都清楚了,这段时间,自己正琢磨寻找机会呢,估计是天随人愿吧。自己竟然恰好和他分到一组,为此逆天冷高兴了好一阵子。还特意为自己弄了数十种灵果佳肴,美美的喝了一壶仙酒。

能够解开心中的好奇,真是你一件快乐的事,逆天冷一直这样认为。自己的这个爱好估计是遗传,父亲逆通升入地仙四重境时就告诉过自己,好奇有时候是件好事,总是让你获得许多以外的收获,不过他也说,太过好奇,有时候是在自找麻烦。父亲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好奇的人,所以得到了很多机缘奇遇,也因此顺利升入了第四重地仙境。

逆天冷发现对面的宋震身外虽然散发着筑基期的灵气,但其头上静静闪耀的一把黑尺却通体闪烁着一层极其诡异的色彩。看到那种色彩,一股莫名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诡异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似乎透过了自己的身躯,向身后无限遥远的地方继续射去。那把黑尺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宝物,估计这小子战胜蓦渊凭的就是这把黑尺。

逆天冷看到宋震头上的黑尺,突然豁然开朗,多日来缠绕心头的谜似乎立刻得到了答案。答案虽然解了,但是那把黑尺真是诱人,逆天冷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抢夺别人的宝物。在自己储物袋中现在就有许许多多自己暗中诛杀一些弟子抢来的宝物,不过和对方的黑尺比起来,显然都是垃圾。

逆天冷越看那把黑尺越喜欢,手里的翠色笔杆玩弄得越加迅速了。

两个人你审视着我,我注视着你,一直静默的对视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咦!他们在干什么?”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好奇地问身边人。

“都摸不清对方的实力吧!”有人推测道。

“喂!快打呀!”一个角落传来一声呼喊!

“对!快呀!”

“别浪费时间!快打呀!”

周围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地催促着。

然而,两个人根本不为所动,似乎周围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他们是不都傻了,怎么都不动呢?”

“你才傻了呢,你看逆天冷的殷芒翠笔不还在转么?”

“哦!是啊,可他们这是干嘛,不是就这样站下去吧,可别像上次站好几个夜晚呢!那次回去没把我累死!”

周围数百万人呼喊的同时,传来阵阵骚乱和议论的声音。

就在周围呼喊声中,细心地人慢慢发现了二人开始移动了,但是很慢很慢,似乎肉眼根本感觉不到。看似二人依旧那样站着,但是他们所站的方位在细微的变化着,皆是顺时针围着修炼场在动。

try{d1('gad2');} catch(ex){}

逆天冷看到宋震在审视着自己,不由也同样审视着宋震。逆天冷一直都有些意外,印象中这个两色眉毛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喜欢修炼的主,整日被几个丫头围着,没事就往修仙坊跑,在仙学城时是,进入内门除了被赶出山门的那几年回来后还是,像他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战胜蓦渊那样的存在。逆天冷一直都没能理解。

最后心里一横,干脆找机会和他斗上一斗,不就什么都清楚了,这段时间,自己正琢磨寻找机会呢,估计是天随人愿吧。自己竟然恰好和他分到一组,为此逆天冷高兴了好一阵子。还特意为自己弄了数十种灵果佳肴,美美的喝了一壶仙酒。

能够解开心中的好奇,真是你一件快乐的事,逆天冷一直这样认为。自己的这个爱好估计是遗传,父亲逆通升入地仙四重境时就告诉过自己,好奇有时候是件好事,总是让你获得许多以外的收获,不过他也说,太过好奇,有时候是在自找麻烦。父亲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好奇的人,所以得到了很多机缘奇遇,也因此顺利升入了第四重地仙境。

逆天冷发现对面的宋震身外虽然散发着筑基期的灵气,但其头上静静闪耀的一把黑尺却通体闪烁着一层极其诡异的色彩。看到那种色彩,一股莫名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诡异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似乎透过了自己的身躯,向身后无限遥远的地方继续射去。那把黑尺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宝物,估计这小子战胜蓦渊凭的就是这把黑尺。

逆天冷看到宋震头上的黑尺,突然豁然开朗,多日来缠绕心头的谜似乎立刻得到了答案。答案虽然解了,但是那把黑尺真是诱人,逆天冷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抢夺别人的宝物。在自己储物袋中现在就有许许多多自己暗中诛杀一些弟子抢来的宝物,不过和对方的黑尺比起来,显然都是垃圾。

逆天冷越看那把黑尺越喜欢,手里的翠色笔杆玩弄得越加迅速了。

两个人你审视着我,我注视着你,一直静默的对视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咦!他们在干什么?”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好奇地问身边人。

“都摸不清对方的实力吧!”有人推测道。

“喂!快打呀!”一个角落传来一声呼喊!

“对!快呀!”

“别浪费时间!快打呀!”

周围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地催促着。

然而,两个人根本不为所动,似乎周围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他们是不都傻了,怎么都不动呢?”

“你才傻了呢,你看逆天冷的殷芒翠笔不还在转么?”

“哦!是啊,可他们这是干嘛,不是就这样站下去吧,可别像上次站好几个夜晚呢!那次回去没把我累死!”

周围数百万人呼喊的同时,传来阵阵骚乱和议论的声音。

就在周围呼喊声中,细心地人慢慢发现了二人开始移动了,但是很慢很慢,似乎肉眼根本感觉不到。看似二人依旧那样站着,但是他们所站的方位在细微的变化着,皆是顺时针围着修炼场在动。

try{d1('gad2');} catch(ex){}

逆天冷看到宋震在审视着自己,不由也同样审视着宋震。逆天冷一直都有些意外,印象中这个两色眉毛的家伙并不是一个喜欢修炼的主,整日被几个丫头围着,没事就往修仙坊跑,在仙学城时是,进入内门除了被赶出山门的那几年回来后还是,像他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战胜蓦渊那样的存在。逆天冷一直都没能理解。

最后心里一横,干脆找机会和他斗上一斗,不就什么都清楚了,这段时间,自己正琢磨寻找机会呢,估计是天随人愿吧。自己竟然恰好和他分到一组,为此逆天冷高兴了好一阵子。还特意为自己弄了数十种灵果佳肴,美美的喝了一壶仙酒。

能够解开心中的好奇,真是你一件快乐的事,逆天冷一直这样认为。自己的这个爱好估计是遗传,父亲逆通升入地仙四重境时就告诉过自己,好奇有时候是件好事,总是让你获得许多以外的收获,不过他也说,太过好奇,有时候是在自找麻烦。父亲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好奇的人,所以得到了很多机缘奇遇,也因此顺利升入了第四重地仙境。

逆天冷发现对面的宋震身外虽然散发着筑基期的灵气,但其头上静静闪耀的一把黑尺却通体闪烁着一层极其诡异的色彩。看到那种色彩,一股莫名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诡异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似乎透过了自己的身躯,向身后无限遥远的地方继续射去。那把黑尺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宝物,估计这小子战胜蓦渊凭的就是这把黑尺。

逆天冷看到宋震头上的黑尺,突然豁然开朗,多日来缠绕心头的谜似乎立刻得到了答案。答案虽然解了,但是那把黑尺真是诱人,逆天冷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抢夺别人的宝物。在自己储物袋中现在就有许许多多自己暗中诛杀一些弟子抢来的宝物,不过和对方的黑尺比起来,显然都是垃圾。

逆天冷越看那把黑尺越喜欢,手里的翠色笔杆玩弄得越加迅速了。

两个人你审视着我,我注视着你,一直静默的对视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咦!他们在干什么?”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好奇地问身边人。

“都摸不清对方的实力吧!”有人推测道。

“喂!快打呀!”一个角落传来一声呼喊!

“对!快呀!”

“别浪费时间!快打呀!”

周围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地催促着。

然而,两个人根本不为所动,似乎周围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他们是不都傻了,怎么都不动呢?”

“你才傻了呢,你看逆天冷的殷芒翠笔不还在转么?”

“哦!是啊,可他们这是干嘛,不是就这样站下去吧,可别像上次站好几个夜晚呢!那次回去没把我累死!”

周围数百万人呼喊的同时,传来阵阵骚乱和议论的声音。

就在周围呼喊声中,细心地人慢慢发现了二人开始移动了,但是很慢很慢,似乎肉眼根本感觉不到。看似二人依旧那样站着,但是他们所站的方位在细微的变化着,皆是顺时针围着修炼场在动。

try{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