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网app全集在线观看

云舒移到谢闵行身边凑着问:“爸喝醉一直是这样么?”

还不带谢闵行回答,谢先生父亲架子就端起来了。

他被女儿掺着走到谢闵行面前,指着他道:“个臭小子,以后去应酬,别再把应酬推到我身上,以后我也要早点儿回家。”

“爸,是想去应酬。”谢闵行好心提醒。

谢先生立马否认:“胡说。”

最后谢先生又胡乱说的不知道什么,拉着谢闵西一口一个女儿,一口一个闺女。

谢夫人看着发愁,推推谢闵行的肩膀:“搭把手,给爸抬屋。”

清晨,空气清凉,早晨,阳光很暖,床上的两人,很懒。

昨夜,谢闵西应要拉着云舒陪她睡觉,云舒:“我陪睡,我老公怎么办?”

谢闵西翻白眼儿:“可得了,陪我睡,我哥才有机会睡床好吧。”

云舒本来也是玩笑话,“哥早就睡床了。”

此刻,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两少女露在外边的小腿和玉藕长臂上,云舒和谢闵西一人一个被角,中间的被子搂着缝隙,粉嫩嫩的床单被罩映射的人身上都是嫩粉色。

白皙清纯妹子难忘与你之间曾经的那段爱恋

谢闵西翻了个身子,云舒也轻微的动了一下两人继续熟睡。

谢闵行推开云舒房门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不忍心叫醒两人,他悄声关上门,找到谢夫人:“妈,我出去一趟,小舒要问就说我去找秦五了。”

谢夫人点头,若是平常儿子肯定不会告诉他去哪儿,今天是小舒没有睡醒,他担心云舒睡醒找,他才告诉的她。

快到中午,床上的两人终于伸个懒腰醒了。

“舒坦!”云舒揉揉蓬松的头发,由衷发出心声。

谢闵西躺在床上像条咸鱼,目光空洞盯着天花板,“大嫂,家实在是太舒服了,床是软的,水是热的,饭不用抢,睡觉也是自然醒,不用洗衣服,还有无线网……”

云舒:“不是有无限流嘛。”

“嫂子,无限流没信号的时候算个求啊!”

“在学校就这么悲剧?”

“可以想一下,两个星期一次大星期,怎能不悲剧。”

云舒:“咱爸反正是松口了,如果想转回商桥,分分钟就可以。哥那关,我还不确定。”

谢闵西:“不,我能自己转出去就能自己转回来。”

云舒看着谢闵西,“噗嗤”笑了,在谢闵西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倔强的模样。

“我支持,加油。”

在家呆了两天,周日下午,一家人去送谢闵西去学的时候,谢闵西眼眶微红时,一边儿挽着谢夫人的胳膊,一边儿拉着谢先生的手,趴在谢先生的手背上,死活不抬头,也不说下车。

谢先生慈爱的抚摸女儿的头,谢夫人在细声安慰。

谢闵行看的着急了,正开口说话,云舒一个眼神瞪过去,他老实闭嘴。

最后在门岗大爷要关门的最后一刻,谢闵西才起身,背着书包,提着两袋衣服和吃食下车,进校门。

头也不敢回。

谢夫人看着也是心泛酸。

谢家的车横放在门口,也没人敢哄走,一直看着西子走的没影,谢闵行才推开车门下车,打开后备箱取出两条新的中华烟,拿着走到门岗室。

云舒站在车门口等着谢闵行出来。

大老远的就看到,门岗大爷要送谢闵行,谢闵行挥手:“回去吧,外边儿挺冷的。”

大爷扯着嗓子说:“行,恁啊慢点儿,放心吧,俺搁学校见的啥人都有,俺会帮们操着心呢。”

谢闵行:“那就谢谢大爷了。”

“恁啊,不用谢。”满口家乡话的门卫大爷,云舒一看就知道新来的大爷,看着谢闵行跑到车身前,才回身进入门岗室。

到车跟前,谢闵行先打开车门,让云舒先进去,他最后进入。

谢闵西一去学,云舒也没劲儿,回到家都回到自己卧室,家里空唠唠的。

云舒坐在凳子上,手按着靠背,下巴抵在手背上问:“咱爷爷什么时候回来?”

谢闵行:“还不清楚。”

云舒问:“爷爷去邻市到底干嘛了?咱们开车去找爷爷吧。”

谢闵行对于云舒想出一出是一出的性格有些无奈。

“明天不上班了?”

云舒像泄了气的皮球焉儿了。

好无聊!

星期天股市没有开盘,西子呢又去了学校,爷爷还不在,好无聊!

云舒倒在床上蒙着被子睡觉。

谢闵行外出和远在天边的谢闵慎打电话。

书房:

“放心吧,她们不知道。”谢闵行回答。

谢闵慎:“哥,我这里电话线前几天被炸药轰断了,刚连上线。别担心。”

“战况如何?有没有伤亡?”

“不算激烈,只是对方的一个烟雾弹探底儿,没有伤亡。”

谢闵行放了心,“我一会儿去给爸爸报个平安。”

谢闵慎回了一声嗯,但是明显的没有说完。

两端安静了片刻,谢闵慎没有忍住问:“哥,和…小舒,现在怎么样?”

“她是大嫂,地位比我都高。我哪儿有说话的余地。”

谢闵慎在基地手握紧电话,“是,大嫂。她有没有问起……”话没说完,

谢闵行就打断“闵慎,我们等回来。”

“哥,家里怎么样?”

谢闵行手插口袋走到窗户边,眺望远处的星星灯说:“很好。”

“那大嫂和妈妈关系怎么样?”

谢闵行深深吸了口气,“我们俩决定,明年要孩子,妈妈很高兴,到那时也回来了,就该做小叔叔了。”

那段沉默了,一声笑传过来,开口:“哥,我该挂电话了,时间到了。”谢闵行:“嗯,一定要注意安。”

挂断电话,谢闵行一直在回忆,闵慎怎么会喜欢上云舒?

谁都想不到,闵慎和小舒在家里话都没说过几句,怎么就喜欢上了小舒。

一边是亲弟弟,一边是老婆。而且,他现在不清楚自己对云舒的感情,说好的互不干扰,和平相处,可是到现在相处的过分和谐,如果让他对云舒放手,答案是,悬。

难道,我喜欢上云舒了?

异国,谢闵慎放下电话,眉头紧皱,大哥的话无异于对他的警告。

双手撑着桌子,弓着身子,背影看起来难受。幸好,情不深,及时止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