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年龄确认请遵循当地

既然自己没死,那说明眼前的文阳公子也没死,那一年前小天峰澄清大会上自己诛杀的那位文阳公子又是谁?难道有两位文阳公子不成?那位应该就是文阳公子,自己应该不会杀错,否则后来也不至于出现文阳博为子报仇的事啊?如果自己诛杀的文阳公子不假,那么眼前的文阳公子难道是假的?可是怎么看也不像啊,两位文阳公子举止神态如出一辙,根别就没区别,这实在太诡异了!

柳牵浪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简直神经错乱一般,不由阵阵自嘲。“柳牵浪啊柳牵浪,看把你糊涂的,连自己诛杀而死的人都搞不清是真是假了。”

柳牵浪闭上眼睛,稳了稳心神,想尽快从这种乱七八糟的混沌中理出个头绪,于是仔细回忆着当时被诛杀的文阳公子的情形,看是否有不妥的地方,然而回忆再三,也没发现那个过程没有丝毫破绽,当时自己确确实实是诛杀了文阳公子的。如果说有什么异样的话,倒不是文阳公子,而是当时一直躺在他怀里的方天迎芳!

当时方天迎芳那种可以讨好文阳宫的表情,以及自己砍杀文阳宫之后,她同样对自己的表情,至今没忘。不过这后来只能证明是文阳公子给她下了惑药,可是这和眼前的文阳公子根本也扯不上关系呀!

“参见公子!”柳牵浪正在思索的时候,在山谷另一个梨花飞舞处角落,突然又射来一个敏捷的身影。只见此人,身形魁梧,面色发红,双目神采奕奕,一身锦色道袍,在阳光下烁烁生辉。

看到这个人,柳牵浪立刻就认出来,这不是文阳宫宫主文阳博吗?不过接下看到来的事情,着实领柳牵浪吃惊不小。只见他,身形刚站定,便噗通跪在了文阳公子面前,高呼一声参见公子后,便垂首不语,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哼!好你个文阳博,竟然还有脸来见本公子!?我文阳宫闯仙堂足有三百万名弟子,竟然对付不了一群狼和一个玄灵门新界掌门,你是怎么带领的,真是笑话!文阳宫六宫十二堂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眼前的文阳公子,突然看到飞身射来的文阳博,不由凤眉一皱,冷声斥责道。同时飘星裂云扇蓦然转了个角度,然后便弹出一颗寒星,这颗寒星妖异的一闪后蓦然射向了对方的头顶。

“啊!”

只听文阳博一声惨叫后,身体立刻被那抹寒星闪烁出的一团冰冷的蓝色火焰包裹了起来,接着便燃起了诡异的蓝色火焰。文阳博在里面一阵痛苦的挣扎,不过片刻后就化为了乌有。

“哼!这样的废材人物,留着何用!孔圣听令!以后你就是闯仙堂堂主了!”文阳公子不屑的看了一眼化作虚无的文阳博的位置,然后对身边的一位书生打扮的人说道。

柳牵浪听到孔圣的名字,心里陡然又是一惊。“孔圣?那不是五弟的名字吗?”柳牵浪化作的纤云略微飘动了一段距离,换了个视角,凝神一看,只见这位书生帽下面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眸正注视文阳公子,手里依旧是玩弄着他那杆翠色的主笔,样子变化不大,此人正是五弟。不过此时的孔圣,体外灵气丰盈,早已今非昔比,已经达到结丹即将大成的阶段了。

粉色房间里的粉色女孩

“谨遵公子之命!既然这样,不知属下是否还随公子北天洋一行?”孔圣闻言,似乎很意外的说道。

“那是自然,至于闯仙堂的事务,回来再处理也不迟。这次本公子轻身出行,只带着翠叶,香蕚,纤蕊和瓣飞四位贴身护卫,有你在身边,也省得本公子无聊。其实,那只什么五色灵参本公子倒不十分感兴趣,主要是了解一下近千余年来,修真界其他六大门派如今的实力都如何了?本公子向来喜欢对天下间所有的情况都了如指掌的!不过呢,既然那只五色灵参是个好东西,本公子也不防夺来,然后赏你们五位就是,就当这次随本公子出行的一点小小的奖励吧!”文阳公子淡淡的说道。

这话听得令柳牵浪大大的不舒服,暗骂对方不知天高地厚,根本不把地仙界其他六大门派放在眼里。那样神奇的五色灵参在他眼里竟然根本就不值一提,只配赏给属下人的份儿。

“哈哈!如此多谢公子!”

“多谢公子!”

孔圣闻声笑着谢道,接着文阳公子四位贴身护卫丫头也都齐声丽声谢道。

“时间不早了,看来我们该上路了,公子请!”孔圣闪到一旁,躬身施礼道。

“嗯!”文阳公子摇着飘星裂云扇,朝脚下一点,顿时周围聚来无数雪白的梨花花朵花瓣,然后形成一朵巨大的梨花云朵,文阳公子飘身而上,四位随身护卫也随之跃上,然后各站在梨花云朵一脚,接着五人便腾空而起,在蔚蓝天宇下,阳光普照中,越过一朵朵真真实实的白云,向北方天宇飞去了。

身后,孔圣玩弄着翠色竹笔似乎并不急着追上去,而是环顾了周围一圈,然后眼露异色的自语道:“嗯?难道是六弟算错了?”接着略有所思的站了一会儿,这才手指一弹,手中的翠色竹笔翻了几个跟

头落在了脚下大约一尺高左右的位置。

然后翠虹一闪,立刻化作一只丈余长的巨大翠笔,载着孔圣划一道翠虹而去了。

柳牵浪一直敛息在纤云中注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现在他又多了一个疑问,文阳博不是文阳公子的父亲,文阳宫的宫主吗?怎么刚才看来,文阳博不过是文阳公子的一个下属小角色呢?其地位显然没文阳公子高啊!那么文阳博在外界为什么会被称作文阳宫宫主,而自己也已文阳宫宫主自居?难道文阳宫公主的身份难道是有意伪装的?不过这种解释实在说不通,有哪个门派一个低阶人士敢自称本派高尊的!?就是他想,高层也不会允许呀!这样说来,文阳宫真正的宫主其实根本就一直未露面,那又是谁呢?

奇怪?文阳宫真是太过神秘了,柳牵浪根本就无法解释刚才眼前发生的一切。

看到孔圣,尤其在刚才他落单的时候,自己真想现身问个究竟,但是眼前的处境,自己又不敢贸然现身,首先自己现在是玄灵门掌门的身份,而对方是文阳宫之人,虽然昔日是兄弟,但是现在分属不同门派。况且两派现在的关系并不好,自己仓促现身,实在是不妥至极。

柳牵浪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看到日已接近中天,然后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也显出原形,御起仙缘剑,划一道丹虹呼啸着朝北天洋的方向遁去了。

玄灵门,太苍峰,太苍宫!

云中子及新界十一位峰主此刻都坐在纳仙殿原来老峰主留下的诸峰峰主的座椅之上,他们在探讨多时,讨论的主题就是片刻后要出发北天洋夺取五色灵参的事宜。

之所以诸位峰主及辅政太苍七仙等决定要去夺取五色灵参,这一切还要从柳牵浪被黑色巨狼叼走那一刻说起。

那夜,其实前去搭救柳牵浪的不只是宋震,云阙四贤,以及后来的太苍六仙,另外还有两个人,两个一直都十分在意柳牵浪的两个女人。

这两个女人,一个柔美可爱,一个端庄秀丽,一脸冷漠。当这两个女人竭尽全力赶到向天峰极顶上空云霭中的时候,恰好看到黑色巨狼叼走掌门的一幕,而且她们清楚地看到被叼走的掌门手指还动了数下。这说明掌门还活着。